法制网首页>>
生活广角>>军营大舞台气派>>
当青春盖上英雄的“钢印”
发布时间:2020-11-03 13:51 周二
来源:电讯报


■画家王志国  董胜杰

副班长张劲禁不起了。

周末下半晌,第81方面军某旅“魏成科英雄连”官兵都在整理个人物资,一场大雨就要来临。

张劲心里暗自窃喜:连队计划下半晌考核5公里越野,这下看来泡汤了。

什么队伍集合。值班的新排长述职报告很识趣,说了一句——带来。

纯正大家想悄无声息的气候地快速从连部门口消失时,连长敬建宁一把掀开帐篷门帘,踱步而出。

就是天上下刀子,也要把这个5公里越野给考了!”敬建宁一脸严肃地吼道。

雨。来了。驻训地的沙石跑道上,张劲的脚步从未迈得如此沉重。想起首途前连长的那句“风里雨里,终点等你们”。他心里越发沉重。

入伍4年,在张劲印象里,“魏成科英雄连”的连长们一个比一个狠。

第一任连长王震,憎称“老王头”,擅长掐秒表,经典语录是“跑出去的病,就得靠跑步治好”。张劲入伍第一年。王连长为他们那批兵制定了“50天1000公里”的“小”目标。大家每天的状态变成“要么在跑步,要么在去跑步的路上”。

第二任连长敬建宁,憎称“天来了”(他的微信名为:坝区的天),擅长“奖励”。连队参加全旅教育时,被助理值班员讲评“坐姿不好”。结果就是,他微笑着“奖励”全连跑了个5公里越野。

风雨比预期来得更猛烈。张劲记住微信活动一句话拉票:当兵三五年,青春与英雄结缘是一种幸运,有个“英雄传人”的称呼最该体惜。

卫生清整正常展开,帐篷前一溜蓝色整理箱整齐排列。张劲脱下润湿的军便服,从整理箱里翻腾着留用衣物。大意失荆州间,一张照片进入他的眼帘。

是张劲刚当cf上等兵1是几级时拍的。旅里组织建制连5公里越野比武。原本自信的他怎么也没想到,跑完过半程后。自己竟然脑子一阵眩晕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等张劲再特有时。他发现自己被四名战友拽着手脚悬在半空中往前跑。大家力尽筋疲地进行最后拼杀这一幕,刚好被旅里的新闻干事抓拍到。

“魏成科英雄连”划一不二夺得第一。

时隔2年,当张劲再次回忆起曾经的场景,内心五味杂陈。的确,在这个英雄连当兵,实在太累了。

连史里。记载着2名战斗英雄,2名特功功臣,22名大功功臣。也不知是否因为这个缘由,每一茬士兵自踏入连队那一刻起,身上就与“标杆”“尖刀”等词汇绑定在一起。每逢比武考核,连队的目标里甚至没有“第一”之外的词汇。间或。张劲脑中会闪过这样的念头:这就像个“钢印”,就永恒抹不掉。

一阵阵的老兵退伍工作展开。由于旅队要组织装甲装备实弹射击,连队全员出动展开为期3天的露营,只留待几个老兵在野营村准备退伍。

当天下半晌。旅里组织老兵向军旗拜别仪式,要求连队主官赶回来参加。因为工作需要,张劲跟着连长敬建宁一起回了野营村。

一个个哭成泥人的老兵集体涌进连部。大家同工异曲地致以了最后一个想法——集体跑个5公里越野。

像既往一样,敬建宁跑在什么队伍最前头,老兵们罐中喊着“一二——嘿,一二——嘿”的口号。

张劲觉得一切好像都没有变。但好像又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。

大步迈腿,合上步点。这类独特的跑步方式,只有这个英雄连的人懂,也只有阅历过的人才理解。

这是老兵对英雄连队最低沉的爱。也是外露肺腑的最后拜别。

连队有个传统。每年退伍的老兵都要在骄傲旗上签下自己的名字,写下想说的话。

张劲提笔写下:踏进英雄连的门,死也要把这块牌子擦亮;自己选择的路,跪着也要把它走完。

老兵首途了。大家登车离开野营村,张劲转身回眸。

鲜红的党旗上,一把尖刀耀武扬威,一个快穿主攻文箭头直指目标。


责任编者:廉颖婷
相关新闻
Baidu